相关文章

上海自贸区工商登记制度改革三问:1元钱也能办公司

新华网上海9月29日新媒体专电(记者周琳)一元钱也能办公司,企业无需再年检,跑一个大厅就能办完三个证……这些听起来“很美”的政策将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内实现了。

上海自贸试验区在工商登记制度上做出了众多“宽进严管”的尝试。专家认为,“宽进”意味着自由,但不意味着混乱;“严管”意味着秩序,但不意味着束缚。将政府不该管的事儿还给市场,这种政策的“减法”,带来的将是市场活力的“加法”:让企业“轻装上阵”,就能让百姓享受更舒适的服务。

一元钱能办公司吗?—注册“零门槛”卸企业包袱

根据29日公布的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支持(上海)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若干意见》(以下简称“意见”),除法律、行政法规对公司注册资本实缴另有规定的外,其它公司试行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。

业内人士认为,从“实缴制”向“认缴制”的转变意味着放开门槛限制,理论上一元钱都能办公司。公司设立时不再需要验资,营业执照上不再出现实缴资本,无形资产等其他资产也可算做注册资本,且资本认缴的时限也是企业说了算。

“以前为了严格准入设立门槛,却收不到理想的效果。”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说,验资常“走个过场”。而如今,自贸区内“门槛很低,大门很宽”,节约了公司注册的时间和成本,改善创业和营商环境,最终实现创业“零门槛”。

“对于公司而言,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机会,公司只是做了这样一个决定,现在就已经入驻了。”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说,最大的感觉是政府的观念变了。从被邀请到入驻,政府部门的速度之快、效率之高,让大家感觉很兴奋。

事实上,为了改善营商环境,让企业能自由大展手脚,工商部门还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政策:准备好注册、代码中心、税务等所需的所有材料,交给工商局注册大厅,就可“一口受理”,最快1个工作日就能拿到设立公司所需所有材料。

“把政府不该管的事情交还给企业。”傅蔚冈说,这些制度改革,主要就是为了放松管制,鼓励企业自主经营,提高效率节约时间。“时间就是金钱。你的产品比对手早一个月上市,就拥有市场先机,这种改革对整个市场的产品创新意义重大。”

没年检咋约束?—企业自己“拧紧”水龙头

过去,想卖家具、生产零件,要先到主要部门取得行政许可证,才能到工商部门申办营业执照。可是,这就如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“困局”:没有执照难以开展招人、签设备合同等前期筹备工作,没有前期筹备就拿不到许可证,办不了执照。

而现在,根据《意见》,除法律、行政法规、国务院决定规定的企业登记前置许可事项外,在试验区内试行“先照后证”登记制度。

而且,试验区内还会将企业年度检验改为企业年度报告公示制度。企业应当按年度在规定的期限内,通过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向工商部门报送年度报告,并向社会公示,任何单位和个人均可查询。

放权,不代表监管会任企业“胡作非为”。傅蔚冈说,正是因为放松了管制,才会导致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这里,企业自己就会更加约束自己,拧紧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

根据《意见》,企业要对年度报告的真实性、合法性负责。工商部门将建立经营异常名录制度,通过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,记载未按规定期限公示年度报告的企业。

“制度的安排越来越和国际接轨,在运营企业方面带来更多便利,有助于进一步建立政府机关和企业之间互信的基础。”盛大互动娱乐有限公司集团总裁邱文友说,虽然政府相关部门将迎来新的监管挑战,但与此同时企业更加需要自珍、自重、自爱。

会“快进快出”吗?—强调信用价值,打造“老字号”

“宽进”意味着自由,但不意味着混乱;“严管”意味着秩序,但不意味着束缚。不少专家都认为,试验区的这些先行先试,旨在为企业减负,创造更加有活力的市场环境,也为全国工商登记制度改革探索出可复制、可推广的经验。

《意见》称,将建立以工商部门经济户籍库为基础的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,推动社会诚信体系建设。对被载入经营异常名录的企业、有违法记录的市场主体及其相关责任人,将采取有针对性的信用监管措施。

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说,政府减少了权力,却增加了更多责任;企业减少了负担,却必须增加自律。未来还需出台更多法律法规,创造守信激励、失信惩戒的营商氛围。

傅蔚冈说,“宽进严管”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。严管不意味着政府管得更多,而是意味着企业的好坏,将通过更加充分的市场竞争去实现,未来自贸区的企业将具有更多的活力。

“未来值得期待。”邱文友说,初期公司将以文化国际贸易为主,但公司愿景远不止于此,未来将会在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在自贸区内大展拳脚。

细数如今在国际上叫得响的众多国际品牌,例如亚马逊、苹果、迪士尼、谷歌等,很多都是从“车库”里诞生的。傅蔚冈说,期待更多的“小蚂蚁”,在自贸区这2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落户生根,最终发展成为“行业龙头”。

业内人士认为,未来还将会探索更多配套的法律政策,让“宽进严管”在法律制度框架下更严谨地发挥效用。

梅新育说,宽进之后,会有很多企业涌向自贸区,其中良莠并存。监管部门需要充分意识到这些风险,通过信用体系建设、鼓励企业使用第三方信用报告等,让自贸区内的企业能在统一开放、公平诚信、竞争有序的市场环境中运营。

(周琳)